• 2007/12/24


    ——for my new blog
    旧的总要失去,新的总会来临。
    周末老朋友冒寒夜驱车来家,在外吃竹荪鹅,暖意融融。
    次日找不到当时戴着的围巾,去找,店员言之凿凿:没有见到。
    但真的失踪了,就隔了一夜,莫名失去了它。
    曾经莫名地遗失过很多次东西,罢了,生命就是死死生生、得到和失去。
    老友送的百合花正好和前两日买的紫罗兰巧遇,
    于是我的花瓶空前的华丽起来。
    花一直是生命的象征,爱花的人一定是热爱生命的。
    周日阳光特好,在家里觉得安全又温暖。
    这也是我曾梦想过的,身在福中,应该珍重。
    想起15岁写语文老师的命题作文《我的三十岁》,曾被当众批判。
    老师的评语是:思想太消极,云云。
    其实我写的不过是真心想往的一种我希望过的幸福生活:有房有车有自己喜欢的工作。
    总结起来似乎很庸俗,但我那时的描述是充满诗意和幻想的,还分了几个层次描述我位于城市郊区的不需华丽却舒适简朴的家。我记得我还仔细考量了住在闹市或郊区的问题,最终还是觉得贴近自然的郊区更适合,但是这样的话就需要一辆车——开车驶过大树葱郁的林荫道,沐浴阳光,看到田野里老农放羊……
    我那时可见是完全不通世故的,高中作文这种东西根本不是用来表达自己真实的想法。
    那是1993年,年轻气盛的语文老师大约是想让学生们奋笔疾书宏图大志,发发少年狂,写写自己的三十岁是何等风光。却没想到一个天然具有人活着就是为了快乐和幸福这种朴素世界观的单纯孩子,傻乎乎地把自己对以后生活的幻想用流畅真诚的语言写在了作文本里。
    20岁前后,在大学遇到一本三联书店的哲学书《论可能生活》,深得我心。
    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人本主义的世界观,总之我只相信这一种生命的意义——就是追求快乐和幸福。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箱子 2007/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