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箱子 2007/12/24

    又想说说箱子的故事,是上周偶然得空收拾三环那间旧屋,找到一些一直想不起来在哪里的旧衣物、包袋之类,于是干脆整理好运回五环外的家。
    你看到的话就会知道那是个巨大的箱子,坐公汽到城铁还刷了两次卡给它买票。
    在列车上,恍惚有点时空错乱。
    箱子是有记忆的,我扶着箱子在陌生人影影绰绰的车厢里看着记忆的电影回放。
    它原来生产于南方某著名箱包厂,后来被运到我大学毕业后工作的S城批发市场里出售。
    我买它的时候,已决定离开那个我不喜欢的城市,正需要一只巨大的箱子。
    后来,它被塞满了东西,坐火车和我来到北京。
    对面的座位上,一个气质阴郁的年轻男子的闪烁着猜疑的目光打断了箱子的记忆。
    那目光令我觉得蒙着尘土的旧箱子仿佛藏着黑暗的秘密。
    在黑色的电影里,这么巨大的箱子可以不为人知地装上一个大活人,当然也可能是死的。
    箱子和我一起暴露在外面世界,不知道为什么,使我象个大问号一样招摇。
    热心的人会疑问我是否需要帮助,提着它出站台下楼梯的时候甚至有人这么问了。
    想象力好的人会疑问我何去何从,箱子似乎总是有故事的。
    箱子还意味着漂泊吧?
    一个常住北京的公民大概罕有机会拎这么大型号的箱子出门。
    现在我已经变成常住北京的公民了,也许这次箱子到家以后就退休了。
    可惜了,很结实的一个箱子。
    除了22岁时辞去公职北漂的我,谁还会需要一个大得可以装下一个成年人的旅行箱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7/12/24

    评论

  • 我也有那么一支硕大的箱子,大到绝对可以装人。03年去新西兰的时候买的,后来发现是个失误,因为箱子本身就重5kg,而行李超过25kg是要被飞机罚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