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突发奇想,觉得最近的40个日子可以算是一种行为艺术。
    和一个可怕的无法交流的人生活在一个房子里,同时游戏规则是:不允许发生冲突。
    没有人能否认这是一个残酷的挑战,因为没有一个有自由意志的人愿意过这种自虐的生活。

    是的,她熬过来来了,开始的时候还用不到“熬”这么严重的词,那时本性乐观的她没有想到一个人可以可怕到每天都变本加厉的程度——现在完了,只好抱着倒计时的希望坚持下去。
    再过几天,“行为艺术”结束了,作品完成了,她又可以做她自己了。
    可以说,她快撑不下去了,觉得自己生命的光彩在被渐渐吞噬,一张可怕的阴云密布的无解的混沌的怪脸总是阴魂不散地不时出现,阴冷地目光盯在他的脸上,她每次都会心悸地如同一个虚弱的病人。

    她察觉到自己已经到了承受的极限,开始在某些时刻无法抑制一种暴力的砸东西的情绪冲动,有时候会很严重的头痛……
    还好,一切都要结束了。

    她觉得没有空气了,必须要出去走一走。
    看看天空有没有星星,想想世界上那些美好的事情。
    如果有一片洁净的草坪的话,她真想躺在上面安安静静地看上苍。
    就那么安静、自在地一直躺下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