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次遇到地震,
    我就又一次领悟,
    地球根本不是特别设计出来给我们人类居住的。
    我们啦、或者恐龙啦、蚂蚁啦,
    都只是时机凑巧,
    得以在地球住上一阵子。——蔡康永

    在大地震的第三天,开始十日学车快速集体班。
    因为下午四点多的一场暴雨,摸车第一天以狼狈提前收场。
    回家班车上,心情渐渐抑郁,到家填饱肚子,一直看救灾的新闻,更抑郁了,比外面的天色还要沉重。
    想看些电影,但却想不起合适的片子来鼓舞我目前低落的意志。
    电视新闻一直开着,虽然看了也没用,或会更悲痛,但更不想什么都不知道。
    人们去献血、捐钱、做志愿者了,我感动,但此刻却坚强不起来。
    真的觉得很无力,甚至没有鄙视自己软弱的力气。
    看到一个短信捐款的消息,发了数条过去——心情稍稍缓和了点。
    还是觉得悲哀,“幸存者”的声音不绝于耳——我却感到,自己也是“幸存者”。
    所有活着的人,都是“幸存者”。

        这些心绪,让我知道自己有多怕死;
        更不幸的是,还要害怕地活着——害怕又紧张地学习驾驭能杀人的汽车。
        坐在驾驶座上的时候十分紧张,其实只练了几把踩离合前进后退和贴库,现在胯骨以下又软又酸。

        厌恶又只能暂且适应驾校练车的风气和环境,更令人懊恼的是,自己原本以为对驾车一无所知才要学开车,但真正教的时候,教练都是上来就说内行话,谁知道“回轮”“打死”“倒挡”都是什么啊!?老娘是没摸过车的初学者啊!老娘交了银子来你们应该耐心服务啊!没人规定上小学非得念过学前班啊!上来就教加减法,你老司机老教练在学员面前装大瓣蒜很过瘾吗?!NND,本来是正常教学内容,这弄得咱还得连哄带捧地请教练讲解,要啥都会了凭啥给你送钱学啊!看看那些教练,老大不小的大老爷们,就知道抽烟、算计着少教会多歇会,谢了顶的半大老头儿还好意思在那抱怨自己分到的学员都是岁数大的“老娘们儿”——地狱啊!地狱!总算知道这驾校是什么地界儿了!
        但凡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我一定要等着自己学车可以直接考试的那一天再去拿本!
        可是,人世间很多事情根本就没有重来一次这种机会。

        这就是我的症状:抑郁+恐躁;没有人能给我开药,虽然此刻无力,但还是微弱地相信,我会坚持过去的,一切都会过去的。我要好好的。

    分享到:

    评论

  • 这可能也是我车没学完的原因之一,实在是很鄙视驾校这鬼地方!!我一直在想啊,中国的驾照怎么就不能直接考呢,你考严点不就完了吗?省着受这份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