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七月 2008/07/17

    前夜打羽毛球,现在屁股走路特别是爬台阶还疼,右胳膊也很无力。可见久未运动,肌肉很疲软。

    开始一个新工作,效力一本新杂志。化身小编,开始适应堆积如山的采访和稿件。

    北京为了欢迎谁谁谁,开始不欢迎谁谁谁。邮局寄个快递,还要查身份证,安全的代价怎么都在老百姓头上?

    上班从此要路经西直门换乘,十分无奈,每次要走那漫漫长路和七转八弯爬上爬下上百个台阶,感觉相当吃力。

    发完以上小民的牢骚,说点有意思的见闻:

    新工作在西海沿,第一天早早到,吃完早点还在水边坐看钓鱼客们,好不悠闲自在
    聚德华天的小吃店吃早点,听一中胖年轻哥们吃罢,一边掀门帘出门一边嚷嚷着:
    ×!给××万恶的新社会上班去!
    北京人的自嘲与幽默精神就体现在这些市井生活之中。

    七月七月,我带着热伤风后遗症开始新工作,就像上次带着冻感冒后遗症开始新工作一样,像一种宿命。

    祝我健康!